我国对新兴金融科技的态度有宽容有包容

2019-07-17 17:40 来源: 科技日报
  7月初,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(HouseFinancialServicesCommittee)致信扎克伯格等Facebook高管,要求他们立即停止数字货币/钱包项目Libra/Calibra的所有工作。

  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认为,缺乏监管保护以及该项目存在的隐私泄露风险并不令人鼓舞,如果失败,将引发一场金融海啸。

  这种担忧源于Facebook项目的“白皮书”几乎没有披露有关安全的信息。此外,安全事件并不是孤立的。2018年前三季度,黑客从加密的货币交易所窃取了近10亿美元,而缺乏对该平台的监管,为黑客提供了便利。

  Facebook麻烦不断的过去似乎证明,它无法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。

  世界区块链组织首席科学家白硕表示,虽然“货币圈”似乎有很多不好的东西,但89%的“货币圈”技术是从货币圈演化而来,或者是从货币圈借用而来。我们应该高度重视对“货币圈”的监督管理,并实事求是地对待它。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,要坚持创新用水。

  尽管人们对数字货币兴趣浓厚,但各国央行的行动显然没有市场那么快,“疯狂”的创新正在冲击传统的金融秩序。

  在无法触及传统金融基础设施的情况下,Facebook试图以低成本规避当前的汇率秩序。如果能够通过互联网覆盖区块链,快速建立起与传统金融基础设施同样安全的支付体系,将吸引移动支付不完善或无法建立自己的支付体系的国家。一个新的金融帝国将与传统的金融体系共存。

  “Facebook是中国以外地区的一门补充移动支付课程。”正如白烁所说,“区块链正在成为跨境支付等传统技术的强大竞争对手。”

  白硕表示:“我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具有先发优势,在区块链的技术实现和业务落地方面具有巨大潜力,但两者创新的结合非常有限。如果我们想避免被超越,这取决于我们前进的速度。”

  白朔说,我们应该积极应对,抓住机遇。充分发挥我国移动支付先行者优势,充分挖掘区块链技术和业务定位的巨大潜力。

  中国广东的创始人罗Haoyuan联合投资,说:“虽然天秤座的进步项目正面临一个全球“围剿”的监管和合规,无论结果如何,这将引发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重新思考金融安全与金融创新的关系,继续深入探讨数字货币,和可控和安全。在此前提下,我们应该鼓励相关的创新实验。

  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府,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和应用已经逐渐普及。

  罗浩元表示:“尽管数字货币在中国仍是一个‘禁区’,但在过去两年里,我们对新兴金融技术的态度一直是宽容和包容的,这表明,一切或放任都不是我们的治理手段。”